天空助产士细述空中接生的乐与哀

皇家飞行医生服务的助产士劳拉·福伊从小就想为这个机构工作

这是一项见证了很多家庭里人生中最快乐时刻的事业 ——而有时候, 是非常悲惨和撕心裂肺的,  在几千尺上的高空中操作,让这个工作更富有挑战。

皇家飞行医生服务 (Royal Flying Doctor Service)的助产士飞到澳大利亚最边远的地方,去帮助那些准妈妈们生小孩。

护士助产士劳拉·福伊 (Laura Foy)帮助生产已超过10年了,但表示在高空中飞行完成任务时,有其独特的挑战。

“我们真的不想在飞机上接生,” 她说。

“如果我们认为她们非常接近生宝宝的时刻,我们会在原地等着,在母亲和宝宝都平安后才把他们转移。”

“我们不想(在飞机上)接生, 其中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很多事情都有可能出错,而在地面上比较安全,因为在一旁,可以有很多支持和其他值班的同行帮助。”

“在我们的飞机上——你其实无法站直……机型非常小,我们都管他叫小罐子——没有很多空间来让我们做复苏抢救和一些其他的生命抢救措施。”

Laura Foy
BABY
皇家飞行医生服务的助产士劳拉·福伊在帮助转移一个婴孩。Supplied:Laura Foy

提前分娩对一些偏远地区的妈妈可是个震惊

全世界的助产士们都在5月5号国际助产士日这一天获得欢庆。

这是一个艰苦的工作,但是对福伊女士来说,能够在皇家飞行医生服务机构工作是她毕生的 梦想。

“我很不想承认这点,但在小时候非常爱看电视,而我以前就觉得这是一个可以帮助到人们的绝佳方式,” 她说。

很多准妈妈们需要求助于皇家飞行医生服务是因为她们遇到了早产的状况——需要在预产期之前分娩。

福伊女士表示早产会给很多家庭带来震荡。

“很多时候,当你第一次当妈妈, 你不等到孕期后期,就不会安排你的产前教育课,” 福伊女士说。

“所以当早产发生,你还没来不及了解或学习分娩经历意味着什么。”

“有时候, 当我和这些妇女一起飞行时候, 在去布里斯班或是汤斯维尔(Townsville)的途中,我会在飞机后座,在产妇宫缩的间隔提供一些生产教育课程。”

告知坏消息让人撕心裂肺

有些时候, 助产士需要告知家人那些令人心碎的消息。

福伊女士说,一个一直萦绕着她的经历是, 一个足月的女人,而且一直都接受着观察。

“我试着找宝宝的心跳,但非常困难,我找不到,” 她说。

“我记得那个时候,她看着我说‘你从来都没花过这么长时间找心跳。’”

“带着这个问题,我们把她带进超声波室,而很不幸的是,对,她的宝宝没有了。”

她说把这种消息说出来是“撕心裂肺”的,处理起来非常困难。

“这不是你想向任何人说的消息,” 福伊女士说。

“说你很惋惜,你的宝宝死了——这是对谁来说都很困难的事情,但重要的是用一种(恰当的)语言,所以人们不会误解,或者以为这其实不是真的。”

她说在那些时候,要侧重以各种可能的方式,来关爱家庭和帮助他们克服哀伤。

“当你做这些谈话的时候, 以我的经历,我觉得在那个时候,爸爸比妈妈更难接受,” 福伊女士说。

“我认为妈妈是知道的, 她们有那些母性的直觉,她们也知道宝宝没有活动了,我认为(这些消息)已经存在她们的脑海里,然而对于父亲来说,是一件非常震惊的事。”

我认为我们大部分人会离开,小小地哭一场,你也只是人肉之躯,这会影响你的。”

“但是非常重要的是,你有机会做一个总结汇报来倾诉,而通常我会找我的同事们,是得到支持的最佳方法——他们明白事情是那样的。”

Laura Foy
hospital
皇家飞行医生服务的助产士劳拉·福伊和医院联系来转移一名幼童。 Supplied: Laura Foy

把新生命迎接到世界上来是“不可思议的”

在11年经历了几百次接生后,劳拉·福伊说分享把一个新生命迎接到这个世界来的经历是无与伦比的。

"这是很不可思议的(而)我非常热爱它," 她说。

“虽然我老是给这些宝宝做超声波(在子宫内),宝宝们都能在里面看和生活还是让我非常着迷的。”

“我担保每次如果爸爸哭得话,我也会哭的——这真美好。”

题图注释:皇家飞行医生服务的助产士劳拉·福伊从小就想为这个机构工作。题图由劳拉·福伊提供。

相关英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