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少年将赚零花钱的放养蛋做成大生意

Josh Murray holds some of the 55,000 eggs his chickens produce every week.
Josh Murray holds some of the 55,000 eggs his chickens produce every week.

对于16岁的乔什·穆雷(Josh Murray)来说,他如今所取得的一切都是从一套乐高积木开始的。

这位崭露头角的企业家在他九岁时,非常想要一套乐高星球大战主题积木。为了赚取零用钱,他开始向邻居出售自家农场出产的鸡蛋。

长话短说,乔什的生意从一开始向邻居售卖一打鸡蛋,发展到了现如今的“彩虹鸡蛋”农场。该农场周产5.5万个放养鸡鸡蛋,条件完善,临近吉斯伯恩(Gisborne),位于墨尔本以北一小时车程处。

澳大利亚统计局最近发布的数据显示,澳大利亚农民的平均年龄为56岁,而乔什·穆雷则是个特例。

“很多年前,当我们最初购得农场时,我们一直都是养鸡,妈妈负责养鸡,我只负责捡鸡蛋。”,他说。

 “一段时间后,我想要些零用钱,所以我从它们身上看到了赚得零钱的好办法。”

“从那以后,我会在本地商店里卖鸡蛋,然后又到农贸市场,自此就一点点发展。”

现在,乔什的生意规模已经超过了当地农贸市场的吞吐能力,他的鸡蛋现如今在三家超市连锁店出售。

但他说他仍然定期在当地商店里推销鸡蛋。

“我真的很喜欢与客户打交道,但我也喜欢静静地享受这份工作带来的成就感。”,他说。

“出去捡鸡蛋,然后把鸡蛋收起来,这样工作就做完了。回头一看,你会感叹道‘哇,这都是我做的。’ 但说到底关键在于教育客户;我真的很喜欢与人交谈。”


乔什农场上鸡走出养鸡棚。
乔什·穆雷农场上的鸡走出养鸡棚。ABC Rural: Nikolai Beilharz

提倡人道饲养鸡蛋

通过使用移动式自动化养鸡棚,乔什说他农场上生产的鸡蛋是“人道”鸡蛋。

 “我想为蛋鸡提供最好的环境,”他说。

体型巨大的棚屋都安装有车轮,当棚子里的鸡把地面上的草吃光或压实时,棚子就可以移动到长有鲜草的地面上。

 “我们每个月都要搬棚,这意味着鸡粪有足够的时间对土壤产生积极的影响,这同时也意味着鸡可以吃到鲜草。”

养鸡棚也是自动化控制的,可以自动供给饲料和水。棚子可以在一天的特定时间内打开和关闭,以确保蛋鸡在夜晚时的安全,同时打开时间不能太早,因为早上仍然很冷。

使用这种养鸡棚会消耗大量的电力,所以为了应对这一问题,穆雷一家人投资了太阳能发电,使养鸡棚的操作可以独立于电网用电。

利用太阳能产生的电也被用来供给养鸡棚中间用于收集鸡蛋的传送带。通过这种方法,乔什可以在大约半小时内完成鸡蛋的收集,而他过去手动捡鸡蛋要花上两小时。

乔什·穆雷在移动式养鸡棚中分拣鸡蛋。
乔什·穆雷在移动式养鸡棚中分拣鸡蛋。(ABC Rural: Nikolai Beilharz)

 “我坚信我们必须善待环境。环境为我们提供很多,鸡也是如此,它们着实也为我们奉献很多。它们为我们提供鸡蛋,吃得又不多,它们给了我们很大恩惠,”他说。

 “我觉得我们必须回馈它们,善待它们,为它们提供好的生存条件。”

了解鸡群特点

每个养鸡棚中的鸡群都有各自的秉性特点,乔什说。

“群养在一起的鸡会有类似的行为表现,” 他说。

 “例如,在四号棚中的鸡会啄你的裤脚和你的鞋带,而其他鸡群的鸡则不会。”

 “所以你会和每个鸡群都会建立一种关系。但真的很难把它们区分开,因为它们都是棕色的。如果它们只是在一个小院里,我可以区分它们,但是当2000只在一起时,你是看不出它们之间有什么不同。”

题图:乔什·穆雷手握两个鸡蛋,他的养鸡农场每周出产5.5个鸡蛋。(ABC Rural: Nikolai Beilharz)

每个鸡群都有各自的秉性特点,但他认不出每一只鸡也是情有可原的。
每个鸡群都有各自的秉性特点,但他认不出每一只鸡也是情有可原的。(ABC Rural: Nikolai Beilha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