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光灯下的马戏达人:何智明

hanging ha
purple rope
体操运动是让智明停止在床上蹦跳的方法。

谁也没想到在床上蹦蹦跳跳能让人在马戏界闯出一片天。

纸牌屋经常被作为一个不稳定的隐喻——一个精细平衡的结构,容易突然坍塌。 没有什么人能在别人身上做倒立的胆量。

但多年的马戏表演经验,赋予了何智明钢铁般的意志。 他不畏重力上升, 直达信用卡般大小的纸牌堆积物的顶端, 这是澳兹马戏团(Circus Oz )最新制作的节目压轴好戏。

智明的马戏艺术事业,要从他妈妈寻找可以阻止他在床上跳来跳去的方法开始。 而他在体操方面的兴趣似乎正是解决的方法。

“我认为她之所以同意是因为这项活动能让我从房子里、床上走出来......到一个安全的体操训练空间,在这里我可以用一种安全、有效的方式来让我使力,” 他说。

在整个高中都一直坚持着体操训练,智明对表演的热情把他领入了马戏艺术。

“选择走进马戏,让我可以运用在体操学习中得到的技巧,把它融合到马戏当中,加上我想表达的故事线,来创造有艺术气息的作品。”

智明出生在澳大利亚的移民家庭。他的母亲来自香港而父亲是难民,来自一个越南华语社区群体。

“他当时在去泰国逃难的船上,兜里只有5块钱,最终还是来到了澳大利亚。”

他的父母相遇后,两人开了一家餐馆。虽然父母都对他的体操训练很支持,但是他还得和父母报备他想在马戏上闯事业的兴趣。

handstand circus 
legs in air
何智明表演了在一堆纸牌上做倒立。 ABC: Kim Jirik

“在12年级的时候,我想选马戏作为的我事业,[我妈妈]的态度非常开放。她给我选择的自由,这一点是和一般的中国文化传统很不一样的,” 他笑道。

“但是我的爸妈都很支持我,一开始,他们可能不太接受,但是也想看看我到底能走到哪里。”

后来看到智明一毕业,就被在日本的环球影视主题公园的一个制作团队的相中。他的父母都看到到 [ 当初的] 支持都获得了成果。 

他后来转战澳门,在那里表演了好几年的“水舞间 (”The House of Dancing Water), 这是由太阳马戏团(Cirque du Soleil)前总监佛朗哥·德拉贡(Franco Dragone)一手打造的。

“现在能让我感兴趣的 [是]能够通过音乐、还有在舞台上的一切动与静来表达情绪和故事。”

自返澳以来,他还开始丰富本身的工作内容,尝试做一些特技工作,最近还参与卖座大片《血战钢锯岭》(Hacksaw Ridge) and 《攻壳机动队》(Ghost in the Shell)的拍摄。

yellow wall
luke ha
智明在思考他下降的动作设计ABC: Kim Jirik

他将在澳兹马戏团最新的表演节目《模范公民》(Model Citizens)里隆重亮相。 这是在新的艺术总监罗布·塔涅恩( Rob Tannion)指导下演出的第一个节目,对澳大利亚国民身份认同的不同解读进行探讨。

这样的主题让智明产生了共鸣。

“我的父母 [受过]一些种族歧视,有时候,他们现在还会遭遇到这些,” 他说。

“这就是澳大利亚有时候不好的地方。”

“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棒的 [适宜]生活的国家,而我对能够在这里长大也非常感恩。但我觉得有些人可能没有我这么幸运。”

《模范公民》(Model Citizens)将在2017年 6月20号 到7月20号在墨尔本登台。

题图注释:体操运动是让智明停止在床上蹦跳的方法。由 ABC: Kim Jirik 提供。

相关英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