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族主义、土匪袭击、勇气:艺术展颂扬澳洲华人历史

营地。(作者:Hugh Foster)

在1857年澳大利亚的维多利亚州淘金潮时代,有一万四千名华人淘金矿工从南澳州的港口上岸,长途跋涉近400公里抵达维州。

与这些矿工一起经历这一切的有一位年轻女性。

她的真实姓名仍然是个谜。但是官方记录显示,在那一年,一位独自前来澳大利亚的广东妇女抵达南澳的罗布港(Robe)。

如今,这位女性抵达澳大利亚的故事成为在阿拉拉特(Ararat)举行的一个全新展览的开始。阿拉拉特是维州著名的淘金镇,数位澳大利亚的艺术家在这里举办展览,旨在颂扬华人当年在维多利亚各个淘金矿区的事迹。

展览名叫《希望:始于罗布的致富之路(Hope: From Robe to Riches)》,讲述了一位名叫梅玲(Mei Ling)的虚构的女性的故事。这个人物是由艺术家乔安·苏利文(Joanne Sullivan)和她母亲诺玛(Norma)虚构的,诺玛是专门研究中国和东南亚的人类学家。

乔安与母亲诺玛是这个展览的主要筹划者。
乔安与母亲诺玛是这个展览的主要筹划者。ABC RN: Fiona Pepper

阿拉拉特是澳大利亚唯一一个由华人移民建立的小镇。苏利文女士与妈妈的一次阿拉拉特之行激发了她们的创作灵感。她们在这条著名的淘金路上展开了一周的绘画之旅。

苏利文女士说,在她们的创作旅途中,当地的图书馆工作人员、研究人员以及作家向她们讲述了一个神秘的人抵达罗布的故事。

“他们都反复提到有这样一个身份不明、姓名不详的女性在书中出现过,但是关于她的记录在她离开罗布后就消失了,”苏利文女士说。

“这激发了我的想象。我想要这样一个角色出现在我们的展览和我们的故事中,[关于]这个人。从那时起,我们做的所有研究都证实了沿途发生过的事情,我把这些都写进了故事里。”

梅玲的故事

梅玲前来澳洲寻找哥哥。(作者:Gwendoline Krumins)
梅玲前来澳洲寻找哥哥。(作者:Gwendoline Krumins)Supplied: Joanne Sullivan

苏利文母女的展览不仅通过艺术创作展现,还展示了一系列延时摄影拍摄的YouTube视频,交织出一个不寻常女性的故事,她飘洋过海,长途跋涉数百公里。

遭遇种族歧视、土匪袭击等不堪境遇的梅玲来到澳大利亚寻找她的哥哥。她的哥哥在差不多一年前离开中国前往澳大利亚淘金,后来音信全无,家人担心他是不是已经丧命。

1855年,作为维多利亚华人移民法案的一部分,当局出台了一项政策,所有在维多利亚的港口上岸的华人每人需要缴纳十镑人头税,这项移民法案也成为白澳政策的先行法案。

与其他来自中国的矿工一样,梅玲为了避免缴纳这十镑的人头税,也转而到南澳的罗布港上岸。

故事中的这个部分并非虚构。

艺术家想象当年的华人矿工抵达罗布港时看到的情景。(作者:Joanne Sullivan)
艺术家想象当年的华人矿工抵达罗布港时看到的情景。(作者:Joanne Sullivan)ABC RN: Fiona Pepper

船在罗布港口靠岸虽然避开了维多利亚当局征收的重税,但是船上乘客还要被迫缴交一英镑乘坐小划艇上岸。

那些无法或者不愿意交这笔意料之外的费用的乘客想要游泳上岸,但是受绑在竹扁担上沉重的行李拖累,很多人就此淹死。

在苏利文母女的故事中,梅玲在海上的旅程中一直有亲戚和同乡人的陪护,她也能支付得起那一英镑坐划艇的费用,她安全上了岸,在1857年4月抵达罗布。

从船上坐划艇上岸时的凶险。(作者:Gwendoline Krumins)
从船上坐划艇上岸时的凶险。(作者:Gwendoline Krumins)Supplied: Joanne Sullivan

到了罗布后,梅玲在当地人和华人长者的帮助下,在一辆前往南澳和维多利亚交界处的皮诺拉镇(Penola)的牛拉板车上找到一个位置。

但是当她进入维多利亚边境后,她的好运就此结束了。

危机四伏

从罗布港到维多利亚金矿区的路途充满凶险,历史事实和虚构故事中都是如此,有各种原因。

反华情绪高涨,到1857年,这些高涨的紧张关系导致数起暴力事件,包括巴克兰河冲突(Buckland River clash),在这次冲突中,华人矿工被践踏、抢劫和殴打,有数千人被赶出他们的营地。

寻找落脚点的矿工。(作者:Norma Sullivan)
寻找落脚点的矿工。(作者:Norma Sullivan)ABC RN: Fiona Pepper

土匪也是另一威胁,特别是那些单独行走或者小团体行走的徒步者更容易受袭击。为了免遭袭击,中国矿工会组成大型团队,通常有几百人,他们组成一条长长的单人队伍朝目的地进发。

梅玲的队伍在边界附近遭遇土匪袭击,她差点丢了性命,与其他的队友分开了。在当地人的悉心照料下,她恢复了健康。与一个定居者的儿子--一位14岁的华人男孩一起重新踏上征程。

他们继续朝着阿拉拉特的广东矿脉进发。中国矿工们在阿拉拉特发现了藏量丰富的金矿。

发现金矿的消息传出,加深了欧洲和美洲的淘金者对中国矿工的愤恨。

淘金沙的中国矿工。(作者:Gwendoline Krumins)
淘金沙的中国矿工。(作者:Gwendoline Krumins)ABC RN: Fiona Pepper

到1857年5月,已经发生了数起针对华人的暴力袭击。

在苏利文母女的故事里,梅玲在此乱世中终于找到了哥哥,他还活着,但是却在要保护大量金子时被殴打至不省人事。

从伤势中复原后,梅玲的哥哥继续留下来挖金矿,后来去墨尔本找他的舅舅并从事家具生意。与此同时梅玲听从父母的话拿着她的哥哥找到的一半的金子回到中国。

向华人矿工致敬

David Chen是参展的艺术家之一。
David Chen是参展的艺术家之一。Supplied: Joanne Sullivan

这个展览很适时地将在阿拉拉特的金山中国文化遗产中心(Gum San Chinese Heritage Centre)展出。展览从2017年9月24日开始,为期六周,恰逢阿拉拉特建镇160周年。

展览展示了六位维州艺术家的作品,他们是大卫·陈(David Chen)、格温德林·克鲁明斯(Gwendoline Krumins)、休·福斯特(Hugh Foster)、克莱夫·辛克莱尔(Clive Sinclair)以及乔安和诺玛,这些系列从视觉上按时间顺序重现了梅玲的征程。

目前已无法得知有多少华人淘金者在澳大利亚寻找财富的途中死亡。

苏利文女士认为,这个展览在揭开相对很少人知晓的故事的面纱的同时,也希望能回馈当地社会。

“在阿拉拉特的公墓里现在有一大片墓地埋葬在路途中死亡的中国矿工,他们的遗骨被重新起出来并重新安置到这个墓园里,”她解释到。

“现在他们[的墓前]还没有墓碑。我们希望能引起大家的关注,能有资金来资助树立这些墓碑。”

乔安希望能引起大家对安葬在阿拉拉特的华人矿工的关注。
乔安希望能引起大家对安葬在阿拉拉特的华人矿工的关注。ABC RN: Fiona Pepper


题图:营地。(作者:Hugh Foster)Supplied: Joanne Sulliv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