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州冬季艺术节:裸泳大受欢迎 毛巾供应不足

裸泳者们说当水没过腰部以上时,所有之前鼓起的勇气都烟消云散。

在一年一度塔斯马尼亚冬季艺术节Dark Mofo(Mofo为MONA FOMA--Museum of Old and New Art: Festival Of Music and Art,古今艺术博物馆:音乐与艺术节--的简称)裸泳活动中,参与人数创下纪录,大家赤身裸体,争先恐后冲进霍巴特德文特河冰冷的河水中。

今年的裸泳活动大受欢迎,1020位勇者在沙湾海滩(Sandy Bay beach)排起队,主办方准备毛巾时低估了参与人数,导致供应不足。

但是这并没有影响人群庆祝冬至的热情。

参加裸泳人数众多的原因也许是今年霍巴特冬季开始时有点不合时节的暖和,白天的气温达到17摄氏度。

可事实上,冬至那天早上7:45的气温约为4摄氏度,幸运的是水温更暖和一些,约为14摄氏度。

往年很多报名参加裸泳的人到了那天并没有来,可是今年不一样。

Dark Mofo冬季艺术节的老板大卫·沃尔什(David Walsh)的妻子科莎·凯歇尔(Kirsha Kaechele)就是没拿到毛巾的人士之一。

她从朋友那里借了一条用过的毛巾。

“我还行。很幸运我的一个朋友让我用他刚用完的毛巾,”她说。

“这是很壮观的仪式”

凯歇尔女士说下水的时候很冷。

“但是别人都在尖叫,没有人知道他们能在水里待多久或者是不是真的会游泳,跟大家一起真是太好玩了,”她说。

“这是很壮观的仪式,我真的很喜欢。”

冬季艺术节的执行总监凯特·古尔德(Kate Gould)说,今年的裸泳受欢迎程度“超出了预期”。

“已经有超过一千人来游了,之前我们预测人数会减少因为是周三还很冷,”她说。

古尔德女士说毛巾准备不足主要是因为报了名的人绝大多数都来了。

“明年我们会准备双倍的毛巾,我们对这样的反响感到很激动,”她说。

“我们发现每个报了名的人都雷打不动地来,这正成为人们一年一度的仪式。”

古尔德女士说这成了对冬季艺术节“精彩的欢送仪式”。

“这是在度过一年中最漫长的黑夜后进行清洗的一个精彩的方式,每个人跳进德文特河中,都赤身裸体,送别过去两周的Dark Mofo。”

深深地、深深地吸一口气,冲啊!
深深地、深深地吸一口气,冲啊!Supplied: Dark Mofo

在这个裸泳活动中,人们更多的是跳进水里,赶紧缩回来又再跳进去一次,这标志着这个大受欢迎的充满各种艺术、音乐和离奇活动的节日圆满结束。

报名参加裸泳的人当中约三分之一来自塔州以外的其他州,很多人不是第一次来。

不过也有很多是第一次初体验者,本地人加里·默罗尔就是其中之一。

“直到腰部以下的时候都还好,接下来真是冷死了,”他说。

“人们都只管往水里跳,我觉得压力很大,不得不硬着头皮跳进去,我只是跳进水里[没有游]。”

来自新南威尔士州帕克斯的简宁·辛姆森说,游完之后她觉得腰部以下都冻僵了。

“很棒,让人麻木地感到清爽,现在我们要开香槟了,”她说。

与此同时南极洲的澳洲人也在尽情享受冬至冬泳,不过他们是穿着衣服的。(ABC News)

这些参加裸泳的都是什么人?

参加裸泳的人一大早就爬起来
参加裸泳的人一大早就爬起来Supplied

来自霍巴特的加里·默罗尔和玛丽莎·默罗尔以及他们的朋友伊丽莎·赫尔伯特把闹钟设到凌晨5:45,一早爬起来。

玛丽莎以前游过,但是另外两位还是新手。

“以前我挺有所保留的,”默罗尔先生说,“但是我报名了,如果不去,玛丽莎会杀了我的,”他说。

“我想象那感觉会像是用锤子砸你的大拇指,完了就好了。”

赫尔伯特女士说:“我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我来霍巴特四年了,我想是时候了。”

这位有经验的成员有什么建议吗?

“别想太多,”默罗尔女士说。

需要什么训练吗?

“呃,我头一晚上把衣服脱了,”默罗尔先生开玩笑说。

“我想穿上一件潜水衣,然后把它刷成粉红色,假装我只是粗壮了一些。”

“完全赤身裸体可不太好,但是一大群人一起赤裸还是很好玩的,”默罗尔女士说。

默罗尔团队在水里待了大约三分钟,然后赶紧撤回上岸。

“我跳进水里,喘不过气来,它能让你喘不过气来,”默罗尔女士说。

默罗尔先生补充道:“我走进去,水到了我的腰部,好冷啊,但是大家都在我前面往里跳,我压力那个大呀,只好也往里跳。”

“我想肯定会很冷,气氛很好,每个人都在不停地蹦跶。”

“我们只是最近才通过共同的朋友认识伊丽莎,没想到一个月后就跟她在海滩上裸诚相见。”

勇士们在Dark Mofo冬至裸泳中冲进冰冷的河水
勇士们在Dark Mofo冬至裸泳中冲进冰冷的河水ABC News: Rhiannon Shine

结论?

好玩、奇妙、令人振奋。

“你感到充满活力,开心极了,”默罗尔女士说。

“我们爱冬至,最短的一天,我们爱极了。”

还会再来一次吗?

他们三个都说会。

“我可以说会的,因为我还有整整一年的时间考虑清楚,”默罗尔先生说。

裸体,很多的裸体,别说我没警告你!
裸体,很多的裸体,别说我没警告你!ABC News: Ros Lehman
呆在水里更暖和,别着急上岸啊
呆在水里更暖和,别着急上岸啊ABC News: Ros Lehman
上岸后烤烤火暖和暖和
上岸后烤烤火暖和暖和ABC News: Ros Lehman

题图:裸泳者们说当水没过腰部以上时,所有之前鼓起的勇气都烟消云散。(ABC News: Ros Leh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