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人的集体回击": 嘻哈表演探讨种族歧视和长大的亚裔澳大利亚人

马中豪(Joel Ma) 和詹姆斯·曼高伊葛(James Mangohig)因其共有的亚裔澳大利亚人的成长经历而结交。
马中豪(Joel Ma) 和詹姆斯·曼高伊葛(James Mangohig)因其共有的亚裔澳大利亚人的成长经历而结交。

他们都喜欢嘻哈音乐,也都兼具了故事讲述者和音乐人的双重身份。马中豪(Joel Ma)和詹姆斯·曼高伊葛(James Mangohig)都表示,当人们发现他们的父亲不是白人时,总会作出奇怪的反应。

“基本上,我们是通过谈论人们到底有多频繁地臆想过我们的母亲是亚洲人而走到一起的,”同样来自斯埃塔乐队(Sietta)的詹姆斯·曼高伊葛(James Mangohig)说。

“而且他们认为我们的妈妈们还有可能是‘邮购新娘’,”来自音乐组合乔尔利斯提克斯(Joelistics)的马中豪(Joel Ma,音译自Ma Zhong Hao)补充道。(译者注:邮购新娘是指透过婚姻中介在纸本目录、网络、电视、或其他形式的广告宣传,并由男性从中挑选,并借此出嫁的女性。这是一个带有贬义的词语,具有冒犯性。)

“然而当你告诉他们,在我们的双亲中爸爸才是亚洲人的那一方,你身体中好像有个声音在说‘是的伙计,我们确实抢走了你们的工作还有女人们’。”

马中豪的父亲是华人,曼高伊葛的父亲是菲律宾人。这对组合说,他们都是从看着波琳·汉森(Pauline Hanson)[二十多年前]在国会上警告 ‘澳大利亚正在被亚洲人淹没’的那个年代长大的。

幼小的马中豪(Joel Ma)和她的父亲、母亲和姐姐。(Supplied: Joel Ma)
幼小的马中豪(Joel Ma)和她的父亲、母亲和姐姐。Supplied: Joel Ma

这对双人组合表示,在他们成长的过程中受到人们的臆断、无知和种族歧视的遭遇都成为了《两者之间》(In Between Two)的创作的灵感。这部作品曾在悉尼和墨尔本上演,目前经过新的调整和升华,正在达尔文进行演出。

在舞台上,马中豪和曼高伊葛结合了现场音乐、诵读及家庭录影和旧照片的投影等元素来讲述他们的家庭故事。

“这其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是‘表演’,”马说,早在他们二人年龄较小的时候,他们已深知自己的样貌和在澳大利亚荧幕和舞台上所看到的那些不同。

“我认为,为了家人和先于我们来到这里的祖祖辈辈们而尽可能坦率地讲述我们的故事,并把我们在澳大利亚成长的错综复杂的细节和人们分享,就是朝着‘移民者的经典故事就是澳大利亚人的经典故事’这一理念致敬。”  

詹姆斯·曼高伊葛(James Mangohig)的父母在成婚后不久到了菲律宾。Supplied: James Mangohig
詹姆斯·曼高伊葛(James Mangohig)的父母在成婚后不久到了菲律宾。Supplied: James Mangohig

这场演出运用了错综复杂的细节作为对无知的纠正,描绘出马中豪和曼高伊葛的父母及祖父母复杂形象。其目的是为了在千篇一律的刻板形象中找出他们的各自的身份认同。

在他们的眼中,自从马中豪口中“种族歧视的一天”在二十多年前发生之后,亚裔澳大利亚人变成了一些种族主义者的攻击对象。在澳大利亚社会中,有些东西变得不一样了。

他们说,[种族歧视]的焦点已向澳大利亚穆斯林转移。在社交媒体的帮助下,关于澳大利亚媒体、政治及更宽广的社会对种族问题及其呈现的社会形态的对话不断升温。

“像我和詹姆斯这一代人,都已经开始反驳了,”马说。

“我还认为,随着我们反驳的进行,有很多人是不希望发生任何改变的。”


题图:马中豪(Joel Ma) 和詹姆斯·曼高伊葛(James Mangohig)因其共有的亚裔澳大利亚人的成长背景而结交。- Supplied

相关英文文章